• <sup id="1asyd"><menu id="1asyd"></menu></sup>
  • <li id="1asyd"><ins id="1asyd"></ins></li><optgroup id="1asyd"></optgroup>
  • <li id="1asyd"><s id="1asyd"></s></li>
    <progress id="1asyd"></progress>
     
       天閱網→最有價值的門戶網站
     
     
     
    天閱網logo
      天閱網 > 焦點 > 正文
       
     
    天津高院,張耒兄弟“合同詐騙案”二審紀實
     
    http://www.4181809.com  發布時間:2019-01-07 14:52  來源:楚北網
     
     

    一起正在進行民事仲裁、被公安部明文規定不得刑事立案、因而被管轄地西安市公安局撤銷的合同糾紛案,并無管轄權的天津市公安部門何以千里捕人,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何以無期徒刑重判?

    QQ截圖20190107141626.jpg

     

    2018年12月29日,由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主任、“刑辯八杰”之一朱勇輝律師主辯,該所名譽主任、全國律協刑事業務委員會主任田文昌律師,以較真著稱的律師遲夙生、周澤先后參辯的張耒、張科建兄弟合同詐騙案,張耒兄弟上訴兩年后,終于在二審法院——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

    前段案情

    張耒是陜西省西安市人,1971年生人,研究生文化。張科建是他的親哥哥。

    2007年11月,張耒組建的陜西升泰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升泰公司)與西安市未央區新房村村委會簽署《合作開發協議書》,約定合作開發新房村一個城中村改造項目(占地約100畝)。升泰公司支付了相應費用、取得了合作開發權后,雙方開始工作。

    此前,西安市政府城改部門于2004年在一個批復中批準了這個項目。雖然簽訂合作協議前兩個月,西安市政府部門又出臺了要求城中村改造必須“整村改造”的文件,但是,該文件并未取消之前的批復,即并未取消之前批準的城中村改造項目,因而沒有影響升泰公司與新房村村委會簽訂的這個合作協議。

    2008年8月,張耒將該項目的股權轉讓給西安市兩家國有企業。兩家國有企業持股期間,政府又出臺一個文件——要求“整村改造”文件出臺前獲批的城改項目必須在2010年9月30日之前辦理“結轉”手續,否則,原批復文件失效。不知何故,兩家國有企業未在規定的時間內申請辦理“結轉”手續。

    2011年8月,博華(天津)股權投資合伙企業(以下簡稱博華公司)看中該項目,在西安與張耒簽署《項目轉讓框架協議》,約定張耒兄弟向兩家國有企業收回該項目股權以及相關權益,以3.87億元的對價轉讓給博華公司。

    同年11月9日,張耒履行合同義務,向兩家國有企業收回股權并變更(轉讓)給博華公司。同日,博華公司支付了首期款1.935億元。按雙方合同,余款近2億元在滿足相應付款條件后分兩期支付。但后來,雙方發生了爭議。

    博華公司拒絕支付余款,并提出解約,主要理由是:西安市政府的“整村改造”文件導致升泰公司與新房村的合作改造項目無法進行,項目未辦理“結轉”手續導致原批復失效。采取補救措施又要做大量工作,且效果難料。

    張耒認為,“整村改造”并不意味著只能由一家公司實施,升泰公司可以聯合多家企業共同開發。項目雖然未辦理“結轉”手續,但升泰公司開發權還在,滿足“整村改造”這一條件后,可以重新申報,重新獲得批復。因此,張耒要求博華公司繼續履行合同,支付相應合同款。

    何況,張耒說,升泰公司與新房村村委會簽訂的《合作開發協議書》作了特別規定:萬一后期辦理開發手續遇阻,甲方(新房村村委會)承諾將新房村預留的生存發展用地交由乙方(升泰公司)開發。因此,升泰公司的開發權益是有保障的。

    2012年7月,張耒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申請,要求博華公司繼續履行合同并支付余款。此民事仲裁案至今尚未裁決。

    然而,2012年12月,博華公司就同一事項向西安市公安局舉報張耒兄弟將一個無法履行的項目轉讓給博華公司,涉嫌合同詐騙。

    西安市公安局立案偵查后,發現該案尚在仲

    裁過程中,而公安部公通字(2005)101號文件規定,“對正在民事訴訟的案件,除非人民法院移送或人民檢察院通知,公安機關不得立案偵查”,遂報陜西省公安廳請示公安部。公安部很快回復:“該仲裁案件同樣適用公通字(2005)101號文件。”因此,西安市公安局于2013年6月28日作出《撤銷案件決定書》,撤銷該案。

    博華公司轉而向其注冊地天津市的公安機關舉報。2013年12月,天津市公安局經偵總隊對張耒兄弟以同一罪名立案,偵查終結后報由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起訴到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2016年12月4日,盡管朱勇輝等律師作無罪辯護,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仍以合同詐騙罪判處張耒無期徒刑,并處沒收全部財產;同罪判處張科建5年有期徒刑,并處罰款5萬元。還把另案處理的博華公司委派的該項目負責人李聞雷也判為張耒兄弟合同詐騙的“共犯”,處以無期徒刑。張耒兄弟、李聞雷均不服,上訴至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

    二審博弈

    自2016年底上訴后,張耒兄弟焦急地等待了足足兩年,才等來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首次開庭審理。此時,他們已經在看守所待了近五年。

    二審庭審中的第一個焦點問題是,新房村改造項目是不是如博華公司、公訴方和一審判決書所說是一個“無法履行”的項目,張耒將此項目轉讓給博華公司,是不是構成合同詐騙。

    張耒的辯護律師朱勇輝指出,其在一審辯護中就指出,“整村改造”的文件并未取消原批復,只是對改造方式作出了新的規定,或者說設置了新的條件,只要滿足了新的條件,可以重新申報該項目,取得新的批復,而張耒一直在進行這方面的努力。其在一審辯護中還舉了西安當地三個城中村改造項目的例子證明,只要滿足新的條件,“整村改造”文件出臺前獲批的項目確實可以重新申報,重新獲批。

    二審開庭前,張耒的辯護律師又取得新的、更加直接的證據,證明其上述觀點。這個新證據就是西安市城改辦2018年12月21日致天津市公安機關的復函:涉案項目在“滿足有關條件后”,“可重新辦理項目審批、備案手續。”因此,辯護律師在二審法庭上斬釘截鐵地說,新城村改造項目不是一個無法履行的項目,而是一個可以繼續履行的項目,轉讓一個可以履行的項目,不可能構成合同詐騙罪!

    對此,公訴人未在二審法庭上作出具有說服力的反駁,也未提出反證。

    二審庭審中的第二個焦點問題是,張耒是否對項目審批作了虛假承諾。公訴人堅持認為,張耒明知這是一個無法履行的項目,卻虛假承諾能夠辦理相關開發手續。

    張耒的辯護律師認為,張耒轉讓給博華公司的,不是一個現成的、手續已經完成的項目,而是一個需要繼續辦理相關審批手續的“半成品”項目,博華公司對此是清楚的,也是在清楚的情況下自愿接手該項目的。張耒一直認為項目可以履行,而不是明知項目“無法履行”。

    張耒的辯護律師根據法庭已經掌握的證據,從三方面論證了這一觀點:

    第一,項目轉讓前,張耒沒有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也沒有虛假承諾、引誘博華公司進行受讓,而是如實說明了政府出臺的新文件,告知了博華公司該項目還需辦理相關手續等真實情況。

    第二,博華公司對項目的真實情況也完全了解,不存在錯誤認識。從博華公司的《項目投資回報和預算》、博華公司聘請的中倫律師團隊出具的《盡職調查概要》看,博華公司對項目的審批現狀和前景了解得清清楚楚。從博華公司與張耒簽訂的《項目轉讓框架協議》看,正因為了解得清清楚楚,博華公司才設計了苛刻的“三步走”付款條件,還規定,項目如果最終不能完成開發手續,張耒必須退回全部款項,一分錢不留。

    第三,項目轉讓后,張耒履行了合同義務,不但交付了升泰公司股權,還一直積極推動項目審批,并取得了一定的進展。

    頗有意思的是,公訴方提交給法庭的新證據——張耒與博華公司高管李聞雷(一審時另案審理,判定為張耒合同詐騙罪共犯)之間的幾十封往來電郵,公訴方想用來證明李聞雷替張耒隱瞞風險,欺騙博華公司,卻被辯方用來證明張耒將真實情況包括合作風險全部告知了博華公司,沒有任何隱瞞和欺騙。

    張耒的另一辯護人遲夙生律師說,《刑法》規定,“合同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采取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等欺騙手段,騙取對方當事人的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從以上爭議的焦點看,張耒的行為根本不構成此罪。

    二審中的其它情況

    張科建的辯護人周澤律師也認為本案不構成合同詐騙罪。論及張科建,他說,張耒只是在升泰公司注冊時借用過其哥哥張科建的名字,后來還借用過張科建的銀行卡,項目的具體工作張科建并未參與,即便假設張耒犯有合同詐騙罪,也與張科建無關。張科建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現今已經在看守所關押近5年。本案由于一審后檢察院未抗訴,上訴不加刑,他即將刑滿釋放。

    二審法庭上,訴辯雙方還圍繞公安部“該仲裁案件同樣適用公通字(2005)101號文件”這一批復是否有效,天津的公安機關、天津的法院跨地域立案管轄是否合法,博華公司高管李聞雷的合同詐騙案另案處理是否合法、博華公司的訴訟代理人是否應該出現在刑事法庭上等重大程序問題展開了激烈辯論。

    關于公安部的批復,辯護律師認為,雖然西安市公安局向省公安廳、公安部請示“該案是否適用公安部公通字(2005)101號文件”的經辦

    人因為受賄罪被追究法律責任,但是,該批復是公安部依法作出的,與西安市公安局這位經辦人的受賄行為風馬牛不相及。公安部至今沒有撤銷該批復,則該批復始終有效。

    QQ截圖20190107141612.jpg

     

    關于李聞雷案,張耒的辯護律師認為,縱觀本案證據,李聞雷與張耒既無合謀,也無分工、分贓,認定兩人共同詐騙博華公司實屬奇談,純粹是為了給張耒定罪而置李聞雷于“共犯”之位。由于一審、二審均對張耒兄弟、李聞雷分案審理,張耒案辯護人無法行使某些辯護權,如當庭聽取李聞雷的辯解,向李聞雷發問,讓張耒與李聞雷當庭對質,等等。辯護人認為,將同一案件分案審理,在程序上明顯違法。

    二審法庭辯護席上,本案民事仲裁代理人、著名工程項目及PPP項目民商律師、幫助張耒兄弟聘請刑事辯護律師的熱心人葉萬和也以出庭助理的身份赫然在座。

    曾經在本案審查起訴階段擔任張耒辯護人的田文昌大律師曾向媒體坦言,“這是我生平做過的事實最清楚的無罪案件”。他在向葉萬和律師推薦了遲夙生、周澤等律師之后,退出了本案辯護。

    張耒的最后陳述

    二審法庭上,最讓記者難忘的環節是張耒向二審法庭所作的最后陳述——凄婉、低徊、沉重,他堅稱自己無罪,但已無怨無恨,心如死灰,因為5年的看守所生活摧毀了他的健康——從一個入所羈押體檢完全健康的年輕人,到如今已是百病纏身,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還檢查出致命的白血病癥狀,目前已出現了嚴重的皮膚潰爛,以至于看守所的領導都擔心他會死在看守所里。二審庭審中,記者看到,他在被告席上顯得非常虛弱,甚至坐立不穩。

     

    二審庭審后,跟了這個案子五年的朱勇輝律師動情的說,張耒兄弟已經在看守所度過了四個春節了,“希望2019年春節,他們能回家過年!”本案二審結果如何,讓我們拭目以待。(記者\鄭義)

     
     
     
    責任編輯:
    紅葉先生
    更多
     
     
     
    天閱網提醒您重點留意網頁中出現的以下詞匯:
     
     
    天津,高院,張耒,兄弟,合同詐騙案,二審,紀實,一起,正在,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天閱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本頻道主編還推薦您閱讀以下文章:
       
         
     
     
     
     
     
         
     
     
      最新推薦
      圖文資訊

     

     

     

    天閱網-上天閱網,行微公益,知天下事!天閱網©版權所有
    冀ICP備11005049號
    黑龙江快乐十分群
  • <sup id="1asyd"><menu id="1asyd"></menu></sup>
  • <li id="1asyd"><ins id="1asyd"></ins></li><optgroup id="1asyd"></optgroup>
  • <li id="1asyd"><s id="1asyd"></s></li>
    <progress id="1asyd"></progress>
  • <sup id="1asyd"><menu id="1asyd"></menu></sup>
  • <li id="1asyd"><ins id="1asyd"></ins></li><optgroup id="1asyd"></optgroup>
  • <li id="1asyd"><s id="1asyd"></s></li>
    <progress id="1asyd"></progress>
    南宁站街女qq 问鼎彩票娱乐平台注册 最大胆欧美人体写真 街机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时时彩稳赚 久盈时时彩 二八杠棋牌正规 三分赛车全天计划发表网 太原小姐qq 被重庆时时彩骗了